已经是个废婶了

半死不活的审神者‖只想爬墙的寻梦人‖才住进旮旯底的玛死塔。

关于家婶人设。

时政培养出来的“机器”审神者,性格冷淡还面瘫,没混熟之前极难相处,混熟之后只要不打扰他睡觉其他什么事都能商量,除了执行时政下达的命令跟出阵外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中度过。

父亲是位刀剑男士,据时政管理文件显示刀种为太刀,于江户城下被敌枪击中后破坏;母亲是狐化审神者,从父亲消失后便一蹶不振,生下他交于时政抚养后不知去向。

冷漠外表下藏着不为人知的扭曲性格,经常在夜里背上长剑独自出阵江户城下寻找时间溯行军,会在天亮之前赶回本丸修复好一身伤。

在本丸时穿着为墨色广袖长袍,从头到尾除了遮眼白纱外皆为黑色系列,黑色系狂热爱好者,出阵时会换上惹眼的白色。(以白纱遮眼是为了掩饰最容易泄露情绪的部位,但本丸刀男们之间流传说法是曾经因为眼睛被人说跟狐狸精一样所以才遮住,具体是哪一个审神者从未正面回答。)

长发及腰却懒得扎,常被近侍们堵住要求给他扎头发,对于形象这东西从来不在意,本丸几位美妆大佬们跟光忠对此表示脑阔疼。

婚刀是大般若长光,在没成为发生不可描述关系之前两人只是点头之交,一切罪恶来源就是至今藏在审神者衣柜里的那瓶药酒,隔壁审神者送给他的——加了大量催情药的药酒。

审神者有睡前来一口的恶习,喝了那瓶药酒的后果就是大半夜自己爬上外屋近侍的床(审神者房间分外屋里屋,外屋近侍居住里屋审神者居住),成功“色诱”自家刀男。(按捺住开车的想法。)

人前人后毫不客气的称大般若为先生,时常面瘫着脸对大般若说些色气的话,即便是在床上也总是面瘫着脸盯着对方,被做到一定程度会判若两人。分不清自己到底是不是喜欢还是觉得自己该对大般若负责。(被睡的为什么要对睡他的人负责?因为他自己送上门的x)

对刀男私生活管理松懈,出阵前会跟长谷部一遍遍检查刀男身上的刀装御守,极度排斥碎刀字眼。

大概,以上。

鬼知道我想说个啥。

这人是自家备前婶。

小号一发入魂箜篌小哥哥,大号单抽出了道长,4k金叶子出了浮生二号,嘛,很满意了!

二号机终于也接回来了!接两个龟甲一共耗了12w玉钢,200+加速,可以咸鱼一阵子了。

2017年3月31号凌晨6点36分,物吉贞宗回家。

2017年5月12日下午17点18分,太鼓钟贞宗回家。

2017年10月13日下午17点40分左右,龟甲贞宗回家。

感谢你们能来,最开心的事就是贞宗家终于团聚了。

今天也依旧给贞宗家疯狂打call(ฅ>ω<*ฅ)

老咸鱼终于200级啦(ฅ>ω<*ฅ)

偶尔回一趟三花集,看见一堆没开花没喂满的就很想mmp,真是比咸蛋还咸。

终于捞齐2页野生物吉了w


能召唤一只龟甲跟一只sada了吗?

审神者就任200天啦ฅ>ω<*ฅ

全图踏破达成了,800战也打完了。

收获狐球×1,物吉×2,萤丸×1,江雪×1。

上午肝1个小时极短,下午刷1个小时梦间集,然后看看活击逛逛贴吧刷刷微博。


快乐咸鱼每一天